退婚当天,弃女转身契约魔帝虐杀九州

退婚当天,弃女转身契约魔帝虐杀九州   


男主:魔帝      女主:白时缨
作者:佚名      状态:已完结
最新章节:第935章(大结局)(2023-11-20 20:44:27)
【重生+空间+双强双洁+爽文+强宠】 白时缨在大婚前夜才知自己眼瞎心也瞎,付出所有送那人坐上太子之位,到最后却等来了背叛与阴谋。 再度睁眼重生归来!她发誓,这一次定要仇人血债血偿! 渣男上门退婚?撕烂他虚情假意的嘴脸!欺我一时,十倍奉还! 世人笑她欺她,谁知白时缨转身就契约了上古神器,阴差阳错把曾令九州闻风丧胆的魔界帝君也顺带契约了下来! 御万兽,炼灵丹,铸神器,若天意要她亡——那便踏碎九州逆天而为! 直到...... 某魔帝面不改色的忽悠:你对本帝签下契约,你就是我的人,有什么不对吗?

第1章

夜色渐浓,如今已是冬日,刺骨的寒风隔着窗也能听见时而急促呼啸而过。

冰冷而黑暗的房间内,不见一丝微光。

如烟,你到底要做什么!”

白时缨不敢置信的喊出声,被人死死摁在桌上,白纱蒙住了她的双眼,却不减她那张姣好容貌带给人的一眼惊艳。

在她身前,却见身着一身样式精致长裙的女子缓缓俯下身,语气十分讥讽嘲笑的道:做什么?姐姐不会还在做梦,以为辰熙哥哥明日大婚娶的是你吧?”

白时缨愣住:你什么意思......”

你只是一个瞎了眼,拿出手都嫌丢人的废物!怎配嫁入皇家?”

白如烟一边说着,伸手狠狠地掐着白时缨的脸颊,指尖刺入肌肤渗出丝丝血色,却令她眼底阴狠越发肆意滋生:若不是你,与辰熙哥哥定下婚约的人应该是我!贱人,你抢走了我的一切,就因为我只是白家寄人篱下的孤女,而你是白家身份尊贵的大小姐!”

敞开的房门外。

天空赫然闪过一道惨白的雷电,寒风凛冽地涌入屋内不少东西噼里啪啦地被吹翻在地。

不…不是的,我没有......啊!”白时缨凄厉惨叫出声,白纱落地,染着刺目的血色。

空洞双眼不断往外流血。

明日就是我与辰熙哥哥的大婚,自始至终,辰熙哥哥看上的只有白家的家产,你在外九死一生的时候,辰熙哥哥他日夜都在陪我。”白如烟眉梢轻挑,脸上满是得意,冷笑道:你还不知道吧,为什么你会遭人暗算修为被废,为什么白家会坐实通敌叛国意欲谋反的罪名,以及那个最疼爱你的好爷爷最后惨死连个全尸都不留!”

这一切,都是我和辰熙哥哥在暗中谋划!”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不会的,不会的......”白时缨浑身血液在这一刻似乎凝结成冰。

白如烟唇角勾起一抹泛着冷意的笑,匕首锋芒一转,落在了白时缨的心口上,一字一顿的缓缓道:老不死的死到临头也没忘记你这个害了白家的贱人,至于为什么你见不到他的尸体,还记得你拿去喂狗的那些肉食吗?”

心底最深处终于裂开的一道口子,鲜血淋漓。

撕心裂肺般的滋味几乎要让白时缨窒息,她不断的不断的摇头,歇斯底里的喊道:我不信!我要见辰熙!他不会这么对我的…他说过,他当年一眼见我便倾心,他答应了此生定不负我!!”

定不负你?若不这么说,你会乖乖任由我们拿捏?”白如烟冷嗤一声,不屑的道。

白时缨似乎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她声音颤抖:不,当初皇上不许辰熙娶我甚至下旨解除婚约,是辰熙护着我,是他让......”

不过是父皇对你们白家的一次试探罢了,你可是那姓白老东西的宝贝孙女,父皇要的就是老东西中的免死金牌来换婚约!若还有免死金牌,如何处死你们?!”冷冽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容辰熙俊朗白皙的脸上,透出几分厌恶与无情。

他自然而然的走到白如烟的身侧,转头就见他柔声对白如烟关切道:烟儿你也是,明日你便是万众瞩目的太子妃,本殿身侧唯一的女人!以后这种事交给下人来就好,也不怕脏了自己的手。”

辰熙哥哥说的是,烟儿听你的!”上一秒还面露狠毒的白如烟,此时却娇声细语,脸颊微微泛红。

白时缨面色惨白,听见熟悉的声音,她凄凉一笑:容辰熙,原来你都是在骗我吗?所有的痴情,所有的承诺,全部都是你欺骗我的手段?”

她看不见,可今夜听到的每一个字,都仿佛有白家冤死的残魂在她耳边哭嚎。

白家上下三百余人,全部葬送在你们两人手中,容辰熙、白如烟,我待你们真心,你们怎敢如此对我!”

所有的绝望和疯狂在此时迸发而出,被废多年的修为,干涸枯竭脆弱不堪的筋脉在这一瞬竟猛的爆发出不输七年前全盛时期!

狂风以白时缨为中心,将压制自己的侍卫震开,满是血色看不出模样犹如厉鬼般的面孔上。

白如烟脸色猛的一变,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大喊:辰熙哥哥!这个贱人要自爆,快!”

容辰熙眼底闪过一丝狠戾。

算计了七年之久,他选择白时缨的最终目的就是取她的心脏处的精血炼制灵丹,无暇之体的精血若是全部吸收,那么他的修为和天赋都将拔高一层!

最重要的是,还能获得百毒不侵!

噗呲——”

血色在胸口蔓延开,犹如死前回光返照的气浪也在瞬间风平浪静,她听到容辰熙的冷笑。

当时又多喜欢听到这声音,如今便有多恨这声音再次出现。

层层割裂,白时缨唇瓣轻颤。

恍惚中,她似乎感受到了胸口处有什么被迫割离身体。

她原以为会痛到难以想象,可脑海中浮现出白家人的一张张面容,浮现出爷爷满是苍老之态无可奈何的神情......

和他们经历相比,自己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

手中的心还在跳动,容辰熙眼里闪过一丝兴奋,随即又嫌弃憎恶道:真脏。”

把这废物处理干净,明日一早,宣告白家余孽趁机逃跑,已坠山崖!”

是!”一旁的侍卫连忙恭敬应下。

意识归于黑暗的最后一瞬。

容辰熙,白如烟......”白时缨笑了,笑容却让人毛孔悚然:我在地府等你们!若有来世,换我将你们千刀万剐!碎尸喂狗!!”

......

暖阳透过窗户照进屋内。

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的少女额头冒着冷汗,似乎在极力挣脱着什么。

忽然——

小姐!小姐不好了!”

惊慌失措的声音刺耳的从外面慌张推门进来,却见一小姑娘身着丫鬟打扮,视线在屋内收刮一圈后,落在了微微鼓起的床上。

别睡了小姐!”

宫里人和三皇子殿下已经在府门口,现在府外围着密密麻麻好多的人!”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现代言情小说热销榜
猜你喜欢